<q id="xhysf8"><dt id="xhysf8"><label id="xhysf8"></label><tfoot id="xhysf8"></tfoot></dt></q><dfn id="xhysf8"><sup id="xhysf8"><q id="xhysf8"></q><b id="xhysf8"></b><big id="xhysf8"></big></sup><table id="xhysf8"><strike id="xhysf8"></strike><option id="xhysf8"></option><center id="xhysf8"></center><code id="xhysf8"></code><noscript id="xhysf8"></noscript></table><b id="xhysf8"><ol id="xhysf8"></ol></b><dfn id="xhysf8"><select id="xhysf8"></select></dfn><q id="xhysf8"><small id="xhysf8"></small><dl id="xhysf8"></dl><sup id="xhysf8"></sup></q></dfn><button id="xhysf8"><table id="xhysf8"><li id="xhysf8"></li><dfn id="xhysf8"></dfn><tr id="xhysf8"></tr></table><ol id="xhysf8"><pre id="xhysf8"></pre></ol><optgroup id="xhysf8"><select id="xhysf8"></select><u id="xhysf8"></u><code id="xhysf8"></code><noscript id="xhysf8"></noscript><address id="xhysf8"></address></optgroup></button>
        • <select id="8rrqjt"></select><u id="8rrqjt"></u><option id="8rrqjt"></option>
          <ol id="szr67z"></ol>
        • 呂佳齡 王曉明:貫通研發鏈部署政策鏈 實現科技創新與産業發展深度融合

          作者:呂佳齡 王曉明 2019-10-25 14:09 來源:科技日報
          【放大 縮小】

              習近平總書記在2018年兩院院士大會上提出,要促進創新鏈和産業鏈精准對接,加快科研成果從樣品到産品再到商品的轉化,把科技成果充分應用到現代化事業中去。實現這一目標,要靠科技創新與産業發展有機融合,這對科技創新的思想認識、政策設計、資源配置以及保障機制等多個方面的工作提出了新要求。

            這其中,全面系統理解科技創新與産業發展融合的機理和規律,從意識上彌合科學知識生産和經濟價值實現這二者長期以來存在的鴻溝甚至脫節,是實現科技與産業有效融合的首要條件。一方面,它們都是國家創新生態系統的關鍵部分,是實現國家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的重要引擎;另一方面,它們在行爲主體及相應的政策幹預的手段與目標上,又有著根本不同。認識科技創新與産業發展各自的屬性,在此基礎上建立並落實二者之間的“雙向反饋”機制,進而貫通從科技到産業的研發鏈和創新鏈並統籌部署政策鏈,是解決這一難題的應有之義。

            “雙失靈”現象影響創新效果

            科技創新與産業發展融合的實質,是知識轉化爲財富,繼而由財富支持知識的再生産,在整體上提升全社會財富與福祉的過程。這是一個知識生産—價值實現—知識生産持續進行的“大循環”,是科技創新成果轉化爲社會生産力、産業需求牽引科技創新持續進行從而實現“雙促進、雙提升”的關鍵環節,是一個經濟體從根本上轉變發展方式、實現創新驅動發展的重要引擎。

            科技成果轉化是支撐“大循環”實現的微觀基礎。從各創新主體的角色和功能來看,科技成果轉化是一個通過需求牽引,由科研機構和大學作爲技術供體,由市場聚集包括技術在內的多種創新要素,然後由企業創造産品並獲得盈利的價值實現與增值過程。在這個過程中,政府公共政策的作用在于建立和維護有序的市場環境,激勵和規範市場主體的創新活動,並通過制度與法律建設確保創新主體的權利與責任。科技成果轉化是技術供體—受體—供體之間循環往複的“小閉環”,它是“大循環”能夠有效運轉的邏輯支點和現實支撐。顯然,在小閉環中,如何實現技術供體與受體之間的無縫對接,這不僅是技術創新的問題,更是組織與制度創新的議題。實踐中,創新政策設計與執行的焦點,就在于如何圍繞小閉環的需求建立起合理的創新系統結構及其運行機制。

            基于此,不同經濟體從自身的意識形態基礎、資源禀賦、經濟與科技創新水平、既有産業結構、在創新價值鏈上的位置以及國際宏觀環境等方面的因素出發,因地制宜建構了多樣化的國家/區域創新系統。作爲重要的創新政策範式,創新系統強調了經濟體在生産和利用知識與科技成果方面的差異和特點。爲了最大程度地生産、吸納、消化和利用創新知識,特別是通過科技創新的成果推動經濟社會的持續發展,世界主要經濟體都進行了積極探索。

            研究發現,高效的創新系統具有以下共性特征。第一,創新系統內,政府、研究機構和市場等各主體,都具有建立在其行爲理性上的相對明確的行動邊界,而創新政策的制定與實施就是依據這些邊界的規定及性質進行的;第二,現實中由于政策及其執行過程中的不完備性和不可避免的非理性、不確定性因素,上述主體的活動既存在交疊也存在空缺,即創新中普遍存在的“系統失靈”和“市場失靈”。實踐中這二者往往同時存在,導致創新過程出現“雙失靈”的現象。

            通過制度建設實現雙向反饋

            “雙失靈”現象的普遍存在,是科技創新和産業發展的兩類行爲主體其性質與定位的內在差異所決定的,這也構成了創新政策長期以來研究和實踐的難點與焦點。

            首先,從定位來看,科技創新的主體,特別是從事基礎性、前瞻性、戰略性以及公益性科技創新的主體,主要是由政府公共資金支持的研究機構和研究型大學。産業發展的主體是企業,特別是具有一定技術能力以及基礎設施條件的企業。因此,研究機構和大學與企業分別作爲科技成果轉化中技術的主要供體與受體,是兩個既相互依存又彼此獨立的組織群或子系統。它們既具有技術創新的科學價值實現和經濟價值實現的關聯,又各自受到不同的制度邏輯和動力的驅使。

            其次,從組織運行及治理機制來看,研究機構和大學的科研經費大部分來自財政撥款,其科研人員及其研發活動組織方式主要受科學研究活動所特有的內在激勵機制組織和驅動,組織成員的認同與對回報及收益的期待主要建立在學術共同體行爲規範的基礎上。相對而言,企業是市場環境中自負盈虧的行爲主體,以逐利性和追求投入回報比爲其行動准則,因此企業所從事的研究活動具有明顯的實用性、短期性特征。盡管政府政策和公共資源會對企業創新活動帶來補貼,但本質上企業的研發活動布局都是以短期內的最大盈利爲導向的。

            第三,從科技成果産出看,在由財政資金支持的研發活動中,只有一小部分具備成果轉化或商業化潛力,因此總體上可以進入市場交易的企業可用技術(非競爭性技術或競爭前技術)規模有限,具有稀缺性特點。

            因此,支持創新發展的公共政策的重點和難點就是打破、填平或縮小這些鴻溝。它的內容和目標就在于建立和運行新的組織形態及其內部界面,實行新的運行機制及治理結構,重新組織和整合各創新主體在科技成果轉化中的角色與功能、實現“小閉環”的良性運行,形成基礎研究有效支撐成果轉化、成果轉化及其價值實現反哺基礎研究的雙向反饋機制。

            這種雙向反饋機制的核心內容包括:第一,參與反饋的主體,主要是科研機構與大學、企業、政府以及其他創新中介,其中反饋的兩端分別是從事研究活動和從事商業活動的兩個組織群(子系統);第二,反饋的內容,主要是創新要素的流動、信息的傳播和共享、價值的分配與再分配以及人員的流動(包括回流);第三,實現反饋的機制,主要涉及投入機制、權責與風險共擔機制、利益分配機制以及用人機制。雙向反饋機制的實質在于兩頭並重、雙向反饋:既要重視基礎研究活動,建構從供給到需求的正向鏈條,也要重視産業發展對科技創新的驅動作用,即從需求到供給的反向鏈條;顯然,正向鏈條與反向鏈條之間通過互動機制,實現雙向反饋。

            近年來我國在一些地方創建的新型研發組織在這方面進行了積極探索。如,江蘇産業技術研究院同時開展産業技術的研發和供給,憑借創新的機制設計與研究機構和企業開展合作,同時深度整合國際資源。新型研發組織自身有望成爲一個實現雙向反饋機制的功能載體。其啓示在于,相比于傳統的公共政策,新型研發組織的政策框架呈現出鏈條化、體系化特征,貫通了從科技到産業發展的完整創新活動,形成了促進科技創新與産業發展有效融合的內在機制。

            政策要發揮補全鏈條的作用

            創新系統中,政府角色的核心在于通過制定和實施創新政策,在創新鏈的各個環節上根據主要行動者的特點激勵創新活動的發生。通過運用針對性的政策工具,積極發揮對各創新主體的聯接、校准和潤滑作用,實現小閉環的雙向反饋和爲大循環提供基礎條件。爲此,政府需要打造將科技政策和産業政策整合起來的“政策鏈條”或“政策組合”,特別是在創新鏈黏合性不強甚至完全空缺的地方,政策設計要發揮“補全鏈條”的作用。

            長期以來,由于不同部門之間的分工和分隔,支持創新活動的政策也往往是割裂的,難以凝聚起來發揮作用。其結果,不僅造成了極大的物質資源浪費,而且由于政策之間銜接不力,導致創新系統在一些環節上運行效率不高,成爲持續創新的掣肘。“政策鏈”的內涵和實質就在于既要將創新活動所涉及的主體充分整合、彼此嵌入,更要通過制度化的方式將合作關系以慣例化、制度化的方式穩定下來,通過制度創新來激發和保障技術創新。

            因此,總體而言,在科技成果轉化方面,政府不僅要利用常規政策工具,更應該出台和善用“補鏈”功能的政策,以實現創新鏈與産業鏈的精准對接:通過資源配置支持基礎研究;通過戰略和規劃引導戰略性技術和産業的發展方向;通過建立完善中介服務體系形成創新活動的網絡效應;通過硬件設施和軟件環境建設推動創新要素集聚;通過制度調整創造維護良好的市場規則和廣義上的創新環境;通過制定包括財政、金融、稅收、産業、城市建設與規劃、人才等多方面的政策措施,形成從科技創新到成果轉化的“成本窪地”。實質上,就是通過整合的創新政策鏈條,促進科技創新和産業發展的深度融合。

            (呂佳齡系中國科學院科技戰略咨詢研究院助理研究員;王曉明系中國科學院科技戰略咨詢研究院研究員。)

           

           

           

          附件: